首页 »

国务院发文允许养殖老虎和犀牛成分用于医疗研究:保护中医,与保护动物相悖吗?

2019/11/9 2:21:47

国务院发文允许养殖老虎和犀牛成分用于医疗研究:保护中医,与保护动物相悖吗?

名贵动物可入药了。日前,国务院印发《关于严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制品经营利用活动的通知》,允许将养殖老虎和犀牛的成分用于医疗或医学研究,犀牛角和老虎骨头研磨后的粉状物,可在正规医院经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认证的医生使用。通知中还提及,犀牛角、虎骨在“特殊情况”下得以被允许使用,这里提及的“特殊情况”包括:科学研究、医药、文化交流。

 

名贵动物入药,中医药界诸多专家认为,此举有利于振兴中医药继承发展、发扬光大。不过动物保护主义对此有较大争议,犀牛角、虎骨真会有神奇的作用吗?名贵动物本就珍稀,药用可能导致滥用、猎杀,濒危动物生命受到威胁。保护中医,与保护动物相悖吗?有否可能从中找到平衡点?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记者就此采访专家。


►虎骨、犀牛角入药疗效千百年来获认可


虎骨、犀牛角药用真有奇效吗?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药剂科副主任药师史秀峰告诉记者,虎骨在治疗骨折、骨伤,犀牛角在治疗高热惊厥中有非常突出疗效。事实上,翻阅诸多古代医籍(包括本草纲目等),都对这两种名贵动物入药疗效有明确记载。同仁堂研制的经典中成药“安宫牛黄丸”曾经便是以犀牛角为原料之一,对治疗高热有独特疗效,广受青睐。


名贵动物入药,于1993年戛然而止。当年,国务院颁发禁令,禁止运输、携带、邮寄犀牛角、虎骨进出国境,同时取消犀牛角、虎骨药用标准,不得再用犀牛角和虎骨制药。业内人士透露,此后,有关虎骨的一切贸易活动全部被叫停,原卫生部在《中国药典》中删除虎骨药用标准,与虎骨有关的所有中药成药全部停产。杭州胡庆余堂药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许麦成回忆,当年一纸禁令,药厂库存的犀牛角仍在,既无法就此处理,毕竟珍稀名贵,更不能违规入药,奈何只能继续库存期待“重见天日”,可以将这些资源合理利用起来,不无好处。

 

虎骨、犀牛角从临床消失25年来,一些中医从业人员感慨,传统中医继承发扬等,或多或少受到了一点影响。许多中医学生只在课本里看到名贵动物用药,临床实践从未见识过,医籍中的经典名方成为了“传说”。名贵动物无法入药,只能用替代品取而代之。例如,虎骨治疗骨伤最终替换为狗骨、牛骨等,犀牛角则普遍以水牛角替代,以“安宫牛黄丸”为例,如今采用水牛角及其替代品为原料。“替代品难以达到原来的疗效,中医就是如此神奇,失之毫厘谬以千里,从这一角度来看,虎骨、犀牛角不见了,着实可惜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医从业人员如是说。


►“有限度开放”放开、应用是准则


此番国务院新规一出,中医界人士认为是“利好”消息,动物保护主义者却颇为质疑,舆论压力不小。面对濒危动物保护的话题,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、中医药发展办公室主任张怀琼直言:国务院印发的通知所指“允许应用”,只是有限度的放开、应用,而非普及应用。


记者翻看通知发现,内文明确,只有从人工繁育的犀牛和老虎(动物园饲养和繁育除外)所获取的犀牛磨角粉和自然死亡虎骨,才能用作科学研究或临床救治,并需在符合条件的医院,由经过国家中医药局确定的处方医师实施。张怀琼认为,虎骨、犀牛角本身名贵、价值较高,有限应用,即不应是普通疾病,或普通用药,只有危急重症领域才能限量、合理应用。

 

虎骨、犀牛角的应用,与野生动物保护真的矛盾吗?许麦成认为,两者并不矛盾。首先,当前这两种药材在25年前社会上是一直存在的,一纸禁令只是没有再使用了,资源需要加以充分利用。其次,当前我国关于野生动物资源利用有相应的法律法规要求,需经过行政许可审批,只有来源合法的情况下方能利用,与25年前截然不同。羚羊角、麝香等利用已釆取行政审批手续加以控制,避免非法滥采滥杀。自然死亡的老虎,其虎骨如不加以利用,堪称资源浪费;此外犀牛驯养繁殖技术成熟,取其角入药,并非如人们想象中的制成工艺品那般“整只割下、致其死亡”,犀牛角角化一段时日,需要刮掉表面角化、新的表面角化也会继续生成,“犀牛角定期去除表面角化,就像人类要定期修指甲一般。”


►严格监管及可追溯系统可确保正当交易


“顶着压力推出这一通知,说明我国政府对中医药在人类健康领域做出的贡献充分肯定。”张怀琼说,“这也进一步要求严格加强规范、监管,谨防滥用甚至滥杀现象出现。”名贵动物入药,一旦滥用或异化,就给了不法分子趋利的空间,例如,虎骨必须应用在危重的骨伤救治,如果强身健体等也用虎骨,便属滥用。许麦成因此建议,历经25年后名贵动物入药“解禁”,还应严格规定入药的应用范围,不妨先尝试圈定个别病种、实现限量。


专家指出,历经这些年来的探索,我国野生保护动物管理等趋于完善,这为此次新规“落地”奠定基础。不过,严格的监管、规范的交易、以及详细的可追溯数据系统,须随新规落地及时跟进。史秀峰认为,应用、备案、批文等可追溯数据系统,规范管理稀缺药材、名贵药材,可以保障正当合法的交易,在医疗机构内,有毒性的药品管理较为完善成熟,虎骨、犀牛角的可追溯系统不妨从中借鉴。

 

许麦成最后建议,目前犀牛角、虎骨仅局限在经认可的医疗机构内的医生处方权,在探索一段时间后,可否试点限量用于少数急救用的中成药产品(如“安宫牛黄丸”),让资源得到最优化的利用,让名贵药材为人类健康做出应有贡献。